您的位置:首页 > 风险资讯 > 环保动态 > 正文

江苏连云港化工园区被曝铺暗道排污水(图文)

时间:2010年09月06日 16:17  来源:互联网  已被浏览365次  评论0

  

江苏连云港化工园区被曝铺暗道排污水(图文)

 

  连云港化工产业园区Google地球卫星定位图

  连云港化工产业园区Google地球卫星定位图说明:1、2、3分别是堆沟闸、连云港泰盛化工有限公司东北角无名闸、大咀闸,这三道闸门内,明渠灌穿化工园区四通八达,只要打开闸门污水出口就到灌河。园区大部分污水通过堆沟闸排放灌河,无名闸因隐蔽排放部分高浓度强酸,大咀闸靠近园区主要道路边基本不排污水。4、园区污水处理厂排污口;5、正在新建排污口;6、大型打孔机正向灌河中心打孔;7、园区污水处理厂;8、村民住宅区;9、连云港化工产业园区管委会;10、连云港兴鑫钢铁有限公司;11、恒成船业有限公司;12、新沂河;13、灌云县燕尾港镇。黑线为明排污口,蓝线为暗道排污管道。

  

江苏连云港化工园区被曝铺暗道排污水(图文)

 

  灌河边三条正准备铺设的直径25厘米的污水管

  

江苏连云港化工园区被曝铺暗道排污水(图文)

 

  灌河边裸露出来的污水处理厂排污管(举报人提供)

  江苏连云港化工产业园:明修“暗”道 暗度污水

  这是一个正在死去的城镇。

  江苏省灌南县堆沟港镇原本是个宁静的小渔港,环境优美,生活安逸,但是自从连云港化工园区在这里落地后,一切都变了,由于充斥在空气中的化工产品的刺鼻味道,口罩在这里变成了生活必需品,呼吸道疾病、肝病乃至癌症变成了常见病,多发病。

  这是个死气沉沉的镇子,镇里没有像样的宾馆和饭店,人们的脸上也满是苦涩。“我这的房间就30元一间,也没必要装修,反正有钱的也不会在这住,谁愿意闻这个味啊。”记者在堆沟港镇所住的旅馆老板告诉记者,“有钱、有办法的都搬走了,现在留下的都是没钱走不了的,我们就是等死。”

  毒烟、废料、污染无处不在

  刚刚接近化工园区,记者就看到了第一处污染源。

  从连云港兴鑫钢铁有限公司排出的棕红色烟雾遮盖了半边天空。棕红色的烟尘衬托着街边“抢抓机遇 提质增效 争当沿海排头兵”的标语显得分外讽刺。周围路边、树叶上、田野里都覆盖着薄薄的一层黑灰。

  “这家厂子从2008年搬过来之后,冒的烟就从来没停过。”一位住在附近的村民告诉记者,“自从这家厂子开工以后,住在附近的白天晚上都不敢开窗户,周围咳咳喘喘的人也越来越多。”

  记者看到连云港化工园区管委会离兴鑫钢铁仅100多米远,“管委会领导哪天看不到它冒烟?哪天闻不到这股味?就是没人管,环保局就在管委会,也从来没人管。”村民告诉记者。

  在兴鑫钢铁堆沟厂区,这家钢铁厂离最近的居民区只有100米左右,已经严重影响了当地村民的生活。“我们饭碗里都是钢铁厂落下来的灰。”一位村民愤懑的告诉记者。

  污染当地环境的不仅仅是毒烟,还有化工园产生的工业废料。

  记者在兴鑫钢铁围墙北面的灌河河滩上(即连云港泰盛化工西北角)看到五颜六色的化工废料成片堆放,直接放在河边,有部分直接泡在了灌河里,化工废料里还夹杂着少量生活垃圾,散发着刺鼻的气味。

  不一会,记者发现一辆拖拉机正拉着一车五颜六色的化工废料正要直接倒进灌河滩。运输化工废料的驾驶员告诉记者,他是专门为化工园区运输化工废料的,雇佣他们的是化工园区管委会,每月给七八百元工资,管委会一共雇佣了4~5辆车专门用于运输化工废料。

  记者好奇的用树枝准备扒开化工废料堆,看看里面到底有些什么东西,这位驾驶员马上制止我们:“千万不要碰,这些东西一碰到身上,身上就发痒,开始发红溃烂,我吃过好几次亏了。”记者询问既然知道这些东西这么厉害,他干嘛还把这些废料拉到河边来,这位驾驶员无奈的告诉记者:“我们是吃人家的饭的,人家出钱让我们往哪拉我们就得往哪拉,就是为了养家糊口。”

  明目张胆 污水直排黄海

  比毒烟、废料污染更严重的就是污水。

  在堆沟村附近的堆沟闸,记者看到满河黄色的污水正流向灌河,气味刺鼻,难以靠近。附近的村民告诉记者:“这里的水有时候是红色,有的时候是黑色,有时候是黄色。都是化工园里的企业直接排出来的,这几天下雨还好,没什么味,到了晴天,人根本走不到旁边,这几年还好一点,前几年水流的更厉害,尤其是晚上,有时候一早起来满河都是红的。”

  面对污水,村民也采取过自救措施:“2008年,我们堵过这个闸,派人看着,不让企业的人把闸弄开,后来县里来人做工作,来的是我们镇上的老领导蔡文田,告诉我们再也不排污水了,一滴也不排了,听着老领导的话我们就信了,谁知道弄开了之后他们污水照排,比原来还厉害。我们去北京上访,去了县里就来人把我们接回来了。”

  “村里有人从村里的河里取了水样,送到外面检测后,发现水有毒,人、牲畜都不能吃。要化工园区的工厂赔偿4万块钱。”一位村民告诉记者,“化工园区管委会以这个为由,反告他们敲诈。”一些村民因此被关了半年,从此,村民们对化工园区只能是敢怒不敢言。

  记者来到灌河西堤,当行至与连云港化工园污水处理厂成直线距离1公里时,当地村民指引记者:就是这里,是化工园排污“暗道”的入水口。在村民陪同下,记者下河堤,穿芦荡,来到灌河边,一眼看见退潮的河滩上,两条用乱石压住的白色管道远远地爬入河中,距岸足有百余米。在岸边,记者看到人为施工留下的石坎、石槽有20米宽范围。

  指引的村民向记者主动介绍:这条“暗道”排污口过去一直没人知道。直到有在河边干活的村民发现,海水落潮时排污口吐出像黑酱油色污水,周围受污染的大面积海水呈现红色。

  记者在堤上堤下转了许久,既看不见有关部门设定的排污口标志,更找不到这条管道是从哪个企业牵引出来的痕迹。

  “原本污水处理厂是企业管理的,政府为了面子好看,还管着点,现在污水处理厂被园区收回了,他们就只顾弄钱,水处理都不处理,污水经过10公里后直接流入黄海。”一位村民告诉记者,他曾经参与过污水处理厂埋暗管,“埋到最后一根的时候,水边臭的站不住人,我们是等到涨满了潮才敢靠近。”

  既然知道污染严重,为何还要帮助化工园埋排污管呢?这位老实巴交的渔民沉默了好一阵子才开口:“我哪能不知道这水厉害呢,我有什么办法?现在一网一网打上来全是死鱼,连附近海里都是这样,祖祖辈辈打了这么多年鱼哪见过这样的?但是我也有一大家子要养,只好给他们(指化工园)打打短工。”

  另一位渔民告诉记者,他们经常在河里捞到一尺多长的死鱼:“浑身都是红的,都是被这个水染的。现在灌河里除了水草什么都不长。”

  现场目击 再次铺设排污暗道

  “原来是埋管子,污水管在哪我们还知道,现在都是高科技,直接从水底下打孔,我们自己有时候都不知道排污管埋在哪里了。”堆沟村的渔民告诉记者。他告诉记者这几天就有一条船正在灌河中心施工打孔。

  记者跟着这位渔民来到河堤边,在距污水处理厂灌河排污口南约50米处,记者看到了一条横在河中心的船正在忙碌。三根直径25厘米的排污管放在岸边,村民告诉记者:“已经打了好几天的孔了,从来没见环保局来问一句。”

  渔民指点记者看灌河西岸厂区内一台大型打孔机;“那个机器就从岸边往河里打孔,打完之后,河里的船把排污管往孔里一穿,拉到岸上,要不是我看见它在打孔,今后管子下完了,谁也发现不了这个排污口,还不知道将来它要放什么毒呢!”

  “把这里污染成这样,管委会的干部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还编了顺口溜说我们的环境好,叫‘听见青蛙叫,看见蛤蟆跳’。我们老百姓也有顺口溜‘气味满天飘飘,农民满地跑跑,干部大笑好好,人民健康不保’。”附近的渔民告诉记者。(安全管理交流-www.riskmw.com)

  一位镇里的生意人告诉记者:“化工园招商的时候就是以污水直排吸引化工企业进来的,这对企业来说少了污水处理的费用,赚得多。”

  记者在网上看到了连云港化工园区内亚邦化工园的招商介绍,介绍里如此介绍化工园的优势:“它位于“黄海之滨”,环境容量特大,三面紧靠河流和大海,一面远离居民区,拥有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是化工、医药、印染、造纸等企业投资建厂的首选之地。”

  一面是“环境容量特大”,一面是化工、医药、印染、造纸等重污染企业投资建厂的首选之地,招商简介中隐含的意义已经昭然若揭。

  但是这则招商简介并没有告诉大家,这里是3万多人的家园,是远近闻名的渔港,在鼎盛时,堆沟港和燕尾港每天都能发六七辆车的海鲜到天津港,装船后运到韩国、日本。

  过去这里打上来最多的是螃蟹、对虾,每条船都一天能打七八百斤。过去在这里,有一条渔船一个捕鱼季就能收入四五万元,足够一个家庭过上小康的生活。而现在随着化工污染的日益严重,这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去,这里的海洋在日渐衰老死亡,这里的未来像这里污浊的河流一样飘满了死鱼和浓浓的化工味。

  面对违法排污 环保部门百般狡辩

  9月3日下午,记者来到化工园管委会,化工园环保分局张副局长接待了记者。当记者询问是否有企业在灌河铺设排污管道时,张副局长表示他并不知情。在记者展示了船只铺设排污管照片的情况下,依然坚决否认了有人在铺设排污管道。

  对此当地老百姓告诉记者:“管委会和环保局跟企业都是穿一条裤子的,对于污染,他们从来都是装聋作哑,运排污管的车在管委会附近的街上开了好多天了,他们能不知道吗?”

  记者提到老百姓反映污水处理厂的暗管排出来的都是污水时,张副局长表示污水处理厂出来的水肯定达标,污水管道埋在河里是经过有关部门批准的,但是记者提出看排污管铺设的批准手续时,张副局长推脱称相关手续都在污水处理厂,不在环保局,所以不能给记者看。

  当记者询问距离管委会仅咫尺之遥的兴鑫钢铁排烟为什么无人过问时,张副局长告诉记者兴鑫钢铁不是他们的管辖范围,但是他今后会向上级环保局反映该问题。

  面对多年来的严重污染,近在咫尺的环保局没有想到向上级反映,记者一来就马上想到了,这不知道是记者一到功效卓著,还是环保局自己的悲哀。

  专家点评

  对于海域内排污,国家早有明文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洋环境保护法》第二十九条规定:向海域排放陆源污染物,必须严格执行国家或者地方规定的标准和有关规定。该法第三十条规定:在海洋自然保护区、重要渔业水域、海滨风景名胜区和其他需要特别保护的区域,不得新建排污口。

  《江苏省海洋环境保护条例》第十九条第一款这样规定:自然保护区、海洋特别保护区、海珍品保护区的重点海域,禁止设置排污口、排放污染物。

  连云港化工园所处的灌河河段,距黄海入海口直线10公里,是苏北地区最大的入海潮汐河流,唯一在干流上没有建闸的黄金入海通道。西接六塘河诸水,内可以经盐河、京杭大运河通达长江、淮河,外可以直通黄海、东海、渤海、南海四大海域与日本、韩国通航,具备海河相通、河河相通、江河相通、河陆相通的良好集疏运条件。

  由于重要的地理位置和优越的资源优势,灌河可与德国的莱茵河、英国的泰晤士河媲美,是 “苏北的黄浦江”。灌河口物产丰富,景色独特,是苏北沿海一处风格独特的旅游胜地,其环境保护适用以上法规。

  除此之外,国家《排污口规范化整治技术要求(试行)》第四章第一条第一款规定:一切排污单位的污染物排放口(源)和固体废物贮存、处置场,必须实行规范化整治,按照国家标准《环境保护图形标志》(GB15562.1—1995)(GB15562.2—1995)的规定,设置与之相适应的环境保护图形标志牌。第三款还规定,环境保护图形标志牌设置位置应距污染物排放口(源)及固体废物贮存(处置)场或采样点较近且醒目处,并能长久保留,从采访调查情况来看,连云港化工园显然是违法偷排。

责任编辑:chenli

发表评论(共0条评论)
最新评论

热门排行

  • 国内
  • 国际
  • 本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