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风险资讯 > 教育新闻 > 正文

唐骏遭大学生“踢馆” 你的成功可以复印(图文)

时间:2011年05月04日 13:15  来源:互联网  已被浏览6次  评论0

  

唐骏演讲遭大学生“踢馆”
唐骏演讲遭大学生“踢馆”

  4月27日,“学历门”事件后较少在公众场合露面的唐骏现身南京林业大学,做了一场主题为“我的成功可以复制”的讲座。讲座临到尾声时意外出现,一位南京大学(招生办)的大四女生直接闯到讲台以“我觉得唐骏先生的成功不仅可以复制,还可以复印!”为开场白,然后当面质问唐骏三个问题:一是的美国绿卡的由来;二是拿了一摞西太平洋大学毕业证书复印件请唐骏签名;三是让唐骏发表对他旗下公司的“紫金矿业排污事件”的看法。这一唐突一幕令所有在场人愕然,有人直言这位南大的杜同学是方舟子式的英雄,也有人批评这样太鲁莽不懂得尊重别人,甚至想趁机出名炒作。

  网言网语:

  网友:南大小杜“踢馆”有理!我们需要培养出更多像“小杜”这样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学生,国家未来的希望寄托在她(他)们身上!

  网友: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唐能不能演讲,在于他不应该在大学的讲台上演讲,因为那是不容许有道德污点的人存在的地方。

  网友:敢于挑战权威就是一种勇气,值得尊敬。何况现在的企业家太没有社会道德,成功就是有钱么?这点值得思考。

  媒体论道:

  唐骏高校遭呛是谁的尴尬

  颇具戏剧性的提问,既让人大感意外,恐怕又在情理之中。说是意外,那是因为整个演讲都是组织安排好了的,因为现场人多,并不是每个想提问的学生都能够如愿拿到话筒,而有机会站起来提问的学生,问题多无关痛痒,纵然提到前段时间发生在唐骏身上的众所周知的学历事件,但最终的指向仍然是对成功学的看法。说在情理之中是因为,有学生对学历问题提出质疑,批判性的看待,也是大学生思想自由、独立思考的应有之义。

  意外让唐骏尴尬,也让组织者尴尬。但真正值得关注的问题并不在此。首先一点,则是演讲组织中自由提问的尴尬,或者说是话语权的尴尬。当问题不自由,就可能倒逼出意外的“冲突”。当被提前安排好的问题无关痛痒,话筒传递并不自由,也就不奇怪会有学生直接冲上讲台,去和演讲者对话。有句名言说,若批评无自由,则赞美无意义,用在这里恰好合适。

  其次,值得反思的是,纵然曝出“学历门”事件,唐骏为什么还如此受欢迎?当然,这种欢迎是对唐骏能力而非学历的一种肯定,但同时折射出的恐怕更多是当下社会中对于“成功”,或说功利的迎合,而放在高校中,表现出的则是经济对于教育的微妙影响,这又是怎样的尴尬。是的,谁都想成功,从某种程度上说,唐骏就曾是一个成功者的代表,名利双收。如今,“打工皇帝”的头衔并没有褪去多少颜色,“学历门”之后,其曝光率不跌反增。而在现实社会中,多少人其实都梦想着成名,无论用什么样的方式,都想着赚到足够多的钱,无论是靠能力、学历抑或其他。因此,“成功”的唐骏是受欢迎的,那光环里有财富也有知名度。但当这种受欢迎的程度,在高校中甚至超过了一些专家学者,其中折射出的除了教育的浮躁,还有什么?(华商报)

  大学校园里可悲的唐骏“成功学”心态

  自从唐骏的“野鸡文凭门”事件曝光以来,唐骏一直采取着回避和拒不道歉的态度。就在前不久唐骏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还就学历门事件公开表态,我的错在含糊不透明。一个人靠一张假的学历证明而发迹,凭此“窃取”到了企业高管的位置,却对于自己的造假行为不屑一顾,大有“你用欺骗伤害了公众,却一笑而过”的味道。

  而且更令人不解的是,唐骏的“野鸡文凭门”事件曝光以后,唐骏不仅没有淡出公众的视野,反而受到一些“幼稚”大学的热情追捧。唐骏一再在大学的讲坛里进行所谓的讲演,来兜售他的那套寡廉鲜耻的,所谓的“我的成功可以复制”。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成功,每个人都希望成功。可是成功需要遵守社会的规则,成功需要保持最基本的社会道德诚信底线。如果“成功”需要靠挑战社会的规则,如果“成功”需要靠出卖自己的道德诚信,这样的“成功”简直就是不择手段。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铭志,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者和卑鄙者是泾渭分明的两条河流,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岂能混为一谈。我们判断高尚者和卑鄙者的标准,岂能是以胜败论英雄;岂能是以“成功”论英雄;岂能靠挑战社会规则“成功”;岂能靠出卖个人的道德诚信“成功”。如果“成功”需要靠出卖自己的道德诚信,那么富人靠巧取豪夺发财,那么官员靠买官升迁,是不是都是一种形式上的“成功”?每个人希望成功的高尚的目标,岂能靠有违公平的卑鄙的欺骗手段来实现。

  当然了我们无需讳言唐骏的“野鸡文凭门”事件,一方面暴露出来了唐骏的个人道德诚信问题。唐骏的所谓的个人“成功”经验被某些高校所推捧,更暴露出来某些高校为了追求所谓的“成功”,而不计手段的高尚与卑鄙的心态。唐骏的“野鸡文凭门”事件,从另一个方面也暴露出来某些单位,在用人上盲目地追求所谓的高学历,而忽视对于人才的个人综合能力的考察。这样的用人标准和制度,在今后的用人过程中需要加以完善。然而在现有的用人标准没有得到完善的情况下,遵守现有的用人标准和制度,才是维护用人公正的必要条件。

  唐骏在南京林业大学举办讲座,只有南京大学的一位女生提出质疑,真有一股“巾帼不让须眉”的豪气。可悲的是在众多的听讲的人群里,众多的听讲者在陶醉于唐骏“成功学”的讲座时,竟然完全忽略了在唐骏“成功学”的背后,其谋求成功的手段的合理性和正当性。在崇尚独立之思想和人格的大学校园里,怎能成为兜售不择手段“成功学”迷魂汤的市场。

  成功可以复制,我们却不能容忍无耻被一再地克隆。(新华网江西频道 季建民)

  女大学生“踢馆”“拯救”了这场活动

  对于尚未澄清“学历门”的唐骏,能再次出现在大学,并以其一贯的主题进行演讲,这多少有些出人意料,进而,网上有不少帖子,指责南林大是非不分,请没有道德感的人进行演讲,是大学堕落的又一例证。(安全管理交流-www.riskmw.com)

  在笔者看来,南林大学生请唐骏做报告,这是他们的自由,但是,如果活动如其报道所描写的那样开展——南林大校内媒体报道,“唐骏的讲座生动且幽默,让同学们切实感受到成功人士的人生风采,也为同学们的未来方向指引了一条明路,告诉大家他的成功可以复制,开阔了同学们的视野,让人受益匪浅。”—— 这次报告的价值,以及南林大学生的是非判断能力,确实值得质疑:难道对于唐骏的“学历门”,报告的组织者、南林大的学生,完全装着不知道,有意回避,或者是明明知道,但所有学生都还是把唐先生作为“偶像”与“青年导师”,让其在报告中尽显其光鲜的一面?

  如此看来,南大女大学生的“踢馆”,在某种程度上,是“拯救”了这场活动,让这一活动,不是单向的宣传、灌输,而变为一次对话过程,同时也在给南林大的学生们补上怎样听报告的一课。

  对于“踢馆”,媒体转引了一篇南林大学生的感想文章,文章说,“我参加过不少国际会议以及国家地区会议、论坛,见过来自各行各业著名的演讲嘉宾。和大家一样我也很喜欢争取提问的机会,但说实话今天是我第一次,见识到以羞辱演讲嘉宾为目的、以嘉宾的包容忍让作为自己嚣张资本的提问。难道逼迫唐骏先生在西太平洋大学毕业证书上签字就是一种成功吗?”我很怀疑,这名作者是否真参加过真正意义的国际会议、或者见识过充满“火药味”的报告。这里不妨举一例,2007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校长李 博林格(微博)不顾多方反对,邀请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前往演讲,但他在“欢迎辞”中对艾哈迈迪-内贾德毫不留情。直截了当地说:“总统先生,你展现了一个狭隘、残酷的独裁者所拥有的一切特征。”这对于一国总统,不是侮辱吗?而内贾德怎么应对的呢?他面带微笑,说道,“对我的一些攻击和说法是不正确的……我不会受这种不公正对待影响。”他指出,博林格听信对伊朗不友好的美国媒体和政客的片面之词,这种开场白对自己“不公正”,对了解真相的观众也是 “一种侮辱”。他的发言同样引来一阵掌声。

  这才是对大学报告活动的还原。大学的报告,主要在于给学生提供了解更多事、更多观念、更多人,以及与不同人对话、交流的机会,因此,在大学做报告的,可以是各种人,而且,不同层次、类型的人越多,表明这所大学越开放、越多元。从大学学术自治、学生自治角度说,大学的报告不应限定演讲者的身份、观点,也不能要求所有听讲者配合报告者,这包括学生选择参加的自由与报告中质疑的自由,没有意义的报告,自然没人来听,而不被认同的行为,当然会遭遇反驳。

  其实,如果活动组织者,从一开始,就基于这样的想法,允许唐先生到大学讲座,但在讲座中,却不回避其“学历门”,允许学生自由提问,也许唐先生难以大谈“我的成功可以复制”,而要面对学生们对其的各种质疑。这样的报告,就变为了对“成功”的讨论和反思,唐先生本人就成了剖析“成功观”的一个案例。自然的,“踢馆”事件也就不可能出现。(光明网 )

  大学生需要“踢馆”精神

  关于唐骏先生的是是非非,公众的心里都会有自己的判断。南京林业大学官方自有请他来讲座的原因,南京大学的女生也有对其表示不屑的理由。

  南大学生的三个问题,涉及到个人品格、政治倾向、企业责任等多个方面。看得出是经过了精心思考有备而来,绝非一味地胡搅蛮缠。虽然闯到台上强行提问有对演讲者不礼貌之嫌,但比起以崇拜的眼光看着唐骏、只会提些锦上添花问题的南京林业大学学子们来说,已经胜了一筹。

  现在的大学生,缺少的就是这样的“踢馆”精神。这样的精神,不仅应该在唐骏这样有争议或者说有瑕疵的名人面前体现,更应该在那些功成名就的权威、手握重权的高官面前表达。大学生敢于对权威提出质疑和挑战,能够对强者说不,才是这个社会的希望所在。如果大学里一个普通的讲座还要让专人把持着话筒,只能提事先准备的问题,不允许听到不同的声音,这绝非吉兆。

  大学的讲台是一片自由的土壤,不是某些人在自己吹出的肥皂泡里自我陶醉的舞台。让不同的观点自由冲撞,不能让思想被阉割后形成万马齐喑,这是当代大学生身上承担的责任。从这一点上讲,我希望将来的“踢馆”者越多越好!(生活新报 刘昌海)(半月谈网)

责任编辑:wdh

发表评论(共0条评论)
最新评论

热门排行

  • 国内
  • 国际
  • 本类